歡迎進入洛陽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官網!
2019年04月27日 星期六
地方國資
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他山之石 > 地方國資

山東國企改革消頑疾

更新時間:2016-08-09 10:34:52點擊次數:10025次
 

人民日報:山東國企改革消頑疾

來源:人民日報       發布時間:2016-08-04

國企改革,既是老話題,也是新挑戰。過去數十年,幾次三番,老毛病剛消除,新問題又冒出。如今經濟步入新常態,國企改革難度更甚。如山的壓力,能否成為改革的動力?

山東省委省政府作出肯定回答。改革是利益的調整,難免有陣痛,但痛徹骨髓的“短痛”好于求穩怕亂的“長痛”。下定決心早起步、快進展,對省屬國有企業實施2070項“大手術”,力求“脫胎換骨”消“頑癥”,避免改革“懸浮”。

破解體制弊端

完善頂層設計

一堆煤炭,買進時價格正逢高點,不久便遇價格滑坡。照市場規律,應盡快脫手??煞旁趪?,偏偏有這樣的怪事:領導換了幾茬,誰也不敢動,只能眼看著越放越賤。原因是:不處置,賬上永遠有這筆資產;處置了,資產勢必縮水,這個責任誰敢擔?

“過去是用管機關的辦法管理國有企業,管得太死,企業離市場很遠?!鄙綎|省副省長王書堅分管國企改革,熟諳國企體制的弊端,“決策效率低,責任不明確,機制僵化,能上不能下,能進不能出?!?span>

201210月是個拐點,煤炭價格一路下滑,各種弊端集中暴露出來,改革也因此顯得更加必要、更為迫切?!鄙綎|省國資委主任張新文坦言,“山東國有企業的資源指向性較重,新一輪經濟波動帶來的沖擊異常猛烈?!?span>

以山東省屬國有企業布局結構為例,70%以上的資產分布在煤炭、鋼鐵、機械制造、化工等傳統產業,且多處于價值鏈的低端。諸如現代企業制度不健全、近親繁殖等問題,在國有企業中普遍存在。

眾多“僵尸”企業是矛盾的焦點:連年虧損,扭虧無望,資不抵債,長期占用大量人力、資金、土地等,導致有限的資源無法向更高效率的企業、產業流動。2015年,山東省管企業實現利潤172億元,其中盈利企業的盈利額556億元,但虧損企業的虧損額達到379億元,相當于2/3的利潤被“吃掉”。

國企改革,山東省委省政府矢志不渝,但如何改,必須把握好分寸。改得淺了,蜻蜓點水、浮光掠影,只能“消消炎”;改得深了,傷筋動骨、阻力極大,如同自我“革命”。

“國企改革成功與否,關鍵在于能不能適應市場和社會?!鄙綎|省省長郭樹清說,“從管理企業的方式,到企業內部運營的方式,都要符合股東、客戶、員工、供應商和債權人的基本權益,能兼顧社會各方面的合理訴求?!?span>

去年以來,山東省委省政府就召開會議研究部署國資國企改革工作30多次,黨政主要領導對國資國企改革批示50多次。山東新一輪國企改革的制度框架,在此過程中漸趨成型。

山東省國資委分兩批下放了27項審批核準備案事項,將企業年度投資計劃、對外擔保等重大事項決定權授予董事會。2015年,山東省管企業請示省國資委辦理的事項同比減少40.7%,省國資委對企業的批復性文件同比減少50%。

遵循問題導向

確保對癥下藥

擱在半年多以前,相開進還是個廳級領導干部,手里端著“鐵飯碗”。如今雖職務沒變,仍是魯信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,但身份卻是“合同工”。作為董事會聘請的職業經理人,如果業績上不去,他隨時可能丟飯碗。

在山東省管企業中,被摘掉“官帽”的,遠不止相開進一人。23戶企業推行契約化管理,占全部省管企業77%,涉及的53名高管人員,有49人選擇契約化身份。他們一般不在董事會、黨委常委會擔任職務,選聘、考核、薪酬分配權均由董事會行使。

“職業經理人制度的建立,是國企改革過程中最根本的改革?!睆埿挛暮敛恢M言,國有企業之所以不像企業,關鍵在于人不能流動、不能進出?!案傻貌缓?,頂多撤銷職務,或者換個地方?!?span>

有什么問題就解決什么問題。公司治理結構不完善,就理順董事委派、選派體制,在經理層全面推行契約化管理,建立外部董事、監事和職業經理人人才庫。企業國有資產監督機制不健全,就加強企業財務監管和審計監督,推進企業重大信息公開,構建防止利益沖突機制。

國資委“一股獨大”的局面,在山東被徹底打破。從20153月起,18戶省管企業30%的國有資本,分兩批被劃轉至省社?;鹄硎聲?,涉及資本金180.65億元,對應的權益資產600多億元。這一“吃螃蟹”的舉動,讓山東省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,鼓掌、叫好的聲音不少,擔心、質疑的也很多。

“現在看,支持的聲音占了主流?!睆埿挛谋硎?,山東國企改革,核心是建立規范的現代企業治理制度,完善董事會、監事會等結構,賦予企業更多的自主權?!笆Y委和社?;鹄硎聲謩e作為出資人,對省管國有資本進行管理,在省屬一級企業形成了股權多元化的局面,這也是建立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的基礎性工作之一?!?span>

下指標、定任務、拉單子等行政化手段,被堅決摒棄。尤其是在“僵尸”企業的處置過程中,山東不搞“一刀切”,培育整合盤活一批,資本運營做實一批,關閉破產退出一批,最大限度提升國有資產處置效率和效益。

山東省國資委黨委副書記時民表示,因企制宜,首要原則是不搞“一刀切”,而是堅持“一企一策”分類處置?!啊坏肚小霓k法看似有標準,執行起來容易,但在現實中根本行不通。每個企業的情況不同,每筆貸款的期限、抵押物也不同,如果統一標準,就不是按照市場化原則,各方利益也無法平衡?!?span>

妥善安置職工

體現人文關懷

國企改革難,“僵尸企業”處置更難,職工分流安置,更是難上加難。對此,山東省委、省政府態度明確,“不把職工問題解決好,國企改革就算不上成功?!睆埿挛囊们迦撕忠淼摹坝门Z手段,顯菩薩心腸”,表明改革的決心和穩定的重要。

趙軍原是山東能源集團宣傳部副部長,被派到肥礦集團擔任黨委常委、工會主席后,經歷了不小的落差:拋家別舍不說,上任3個月,沒領過一分錢?!安还馐俏?,肥礦集團領導班子都這樣,職工工資發到哪個月,班子成員的薪酬就領到哪個月?!?span>

原來,肥礦集團歷史包袱沉重、資不抵債,已拖欠員工工資10個月以上。

剛上任時,趙軍愁得一連幾天睡不好覺,擔心職工堵大門。然而,讓他意外的是,3個月來,幾乎沒見過上訪者,“這都歸功于集團科學合理、充滿人情味的職工安置方案?!?span>

這個方案,由省政府做出部署,省國資委和山東能源集團牽頭,以肥礦為主制定,十三易其稿。方案提出了內部退養、解除勞動合同并支付補償金、正常經營安置、移交辦社會人員等9條安置渠道。職工安置總費用約25億元,由財政補助和貼息貸款解決。

530,肥礦集團召開職工代表大會,157名職工代表全票通過這個方案。

“關鍵在會前,核心是民意?!狈实V集團工會副主席牛憲民說,方案征求意見,做到了“宣傳教育到位,征集意見、解疑釋惑到位,分析研判到位”。白莊礦一線采掘工安樹河動情地說:“幾個月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事,現在成了現實。連勞務輸入人員也享受到了安置政策,考慮得太周到了?!?span>

在山東國投公司黨委常委盧連興看來,妥善安置職工是改革的重點?!罢哳悇e化、去留自愿化、方案人性化,是處置的原則。不搞一刀切,算清明白賬,走有走的政策,留有留的待遇。國投公司分流安置三四千人,沒有一個人上訪?!?span>

淄礦集團新升實業埠村煤礦有個“全員溝通對話會”,7年搞了50多場次,參與人數數萬人次?!敖涣黜槙沉?,信息透明了,問題好解決了,形成了尊重職工、相信職工、依靠職工的良好改革氛圍,有效保證了轉型發展?!毙律龑崢I公司董事長李樹新說,在這個過程中,一直保持“我們始終跟職工在一起”的姿態?!耙舐毠ぷ龅降?,干部先做到,改革,不能只改職工不改干部?!?span>

重塑制度優勢

奠定轉型基礎

“我到北京開會,常有央企負責人向我了解山東國企改革的做法,說明山東國企改革在一些方面走在全國前列?!蓖鯐鴪哉f。

埠村煤礦就是見證者。這個礦已開采57年,連續虧損11年,但沒有簡單地礦關人散,把包袱一甩了之,而是不等不靠、主動作為、有序轉型,終于逆勢盈利。李樹新的體會是:“從變革體制機制入手,重塑制度優勢,探索混合所有制,解決企業轉型體制單一、治理失范的問題;推行國有企業市場化經營機制,解決經營者活力不強、動力不足的問題;堅持產業運營與資產運作相結合,解決產業轉型速度慢、起點低的問題,順應發展規律,奠定轉型基礎?!?span>

“但是,我心里很明白,國企改革遠沒完成,要走的路還很長,要做的事還很多?!蓖鯐鴪哉f。在他看來,國企改革的著力點在于3個方面:國有體制、民營機制和有效激勵。既要堅持搞好國有企業不動搖,又要破除掉以前那些尾大不掉的“國企病”。

主持設計國企改革“路線圖”的張新文說,之所以出現這么多僵尸企業,根本上還是與我們的觀念和機制有關?!耙恍└刹坎话词袌鼋洕幝赊k事,把行政習氣、裙帶關系帶到企業,帶壞了風氣,搞壞了經營?!?span>

“僵尸企業”處置過程中面臨的一些難題,亟待破解。

首先是來自銀行金融系統的難題。張新文說,目前的做法是,企業可以破產,銀行作為債權人卻不可以有損失,這不公平,也不合理。按照市場經濟規律,債權人、債務人是平等的,有了風險和損失,銀行也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。應該發展混合所有制及股權、債權、風險投資等多種融資方式,改變由銀行主導、間接融資一家獨大的金融模式。

其次是法院。依法破產是處置“僵尸企業”的重要途徑,但由于各級法院受理標準不一,部分法院出于社會穩定考慮,加上費時費力,不愿受理破產案件,積極性不高,導致立案難度加大。

還有,國企要破產,過去的“欠賬”要交,相當于人之將死,還要逼其拿出買骨灰盒的錢,直接導致了“死不起”現象。企業的社會職能,比如學校、醫院,以及供水、供暖、供電、物業等移交地方,地方接收起來往往不積極,推動起來很慢、很難。

用張新文的話說,現在正是國企改革轉型的“窗口期”?!疤幹煤谩┦髽I’,是打基礎、利長遠的好事,是個不得不過的坎兒?!币欢ㄒプ∵@個重要機遇期,加大政府協調力度,促進改革順利向前推進。

本文摘自:《人民日報》

(編輯:來源于:人民日報)
分享到:
网狐棋牌游戏